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我非痴愚实乃纯良_ 第93章 为什么-

时间:2021-06-16 17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怪诞的表哥小说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第93章 为什么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进宫前,王笑问过卢正初为什么要让皇帝开东厂、重用太平司?

    当时卢正初笑了笑,道:“依旧是从三国演义中来说吧,第四十三回,鲁肃劝孙权曰众人皆可降曹操,唯主公不可降操,你可知何意?”

    王笑道:“臣子降了曹操还是当臣子,君主投降了,却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卢正初点头道:“如今我楚朝之时局,万一有一日流寇或建奴打进京城来。到时候,这满朝所谓忠心耿耿的官员们,仗义死节者能有几人?而陛下又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王笑默然。

    卢正初苦笑道:“别人若说老夫今日所为是为一己之私,那便当老夫是奸佞罢了。但如果局势真到了最坏的那一步,老夫想来想去,能忠心保护陛下的,却是那些我们文人一向看不起的番子、阉人。

    依老夫估计,二十年内,也许哪天京城就破了。但只要陛下或储君在,大楚的气数就还在。文官哪里都有,北直隶有,南直隶也有,如果天子真有南巡的一天,身边总得有些鹰犬,否则必被人架空……”

    卢正初的语气中,带着深深的叹息:“你信也好,不信也罢,这便是老夫劝陛下重用厂司的初衷。说来说去,不过是乱世用重典五个字,乱世将临啊……”

    乱世将临?

    听了这一席话,王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帮卢正初做这一件事。

    一方面为了救大哥,另一方面却也是心有所感。

    若是别人,大抵上是会说卢正初危言耸听的。

    但王笑却知道他所言非虚,心中极有些叹服。

    不愧是老奸巨滑的辅国重臣,一双老眼看问题实在是准。

    原本的历史上,明朝灭亡,崇祯帝自谧前那一句皆诸臣误朕,仿佛在王笑脑海中回答了卢正初那一句仗义死节者能有几人?而当崇祯吊死在那棵歪脖子树上,最后随他去的,也只有身边那个名叫王承恩的太监。

    陛下身边总得有些鹰犬卢正初一语成谶啊。

    哪怕当下王笑其实并不能分辩出延光朝的这些大臣到底是忠还是奸,但他决定相信卢正初一回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并没有想过,自己会因为今夜之事成为士林指责的大奸大恶之徒,从此臭名昭著……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冤。

    延光帝确实是被他说动的。

    今夜的事说出去其实很简单:刑部左侍郎钱承运冤告准附马王笑,并串联太司平拿人。帝怒,传旨整顿太平司,重开东厂以监察太平司。

    所有的谋划、算计至此,便导向了这样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延光帝与卢正初的动作极快,两道中旨连夜传出宫去,一道是将太平司指挥使换了人,另一道便是重开东缉事厂。

    跪在那嚎陶大哭的王芳脸上泪痕犹在,却已然摇身一变,成了可止小儿夜啼的凶神恶煞之辈东厂提督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两道中旨一盖章,事情便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这一刻,卢正初安安静静跪于大殿之上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或许是在与自己的一世清名告别。

    梅景胜仿若心死,缓慢而郑重地摘下了头上的官帽,悲声道:“臣,乞骸骨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告老还乡了。

    延光帝愣了一愣,开口想说些什么,终究还是不知如何去说。

    君臣一场,缘份已尽。

    罗德元茫然地四下看了看,只觉得这殿中,每个人都应该被自己弹劾一道。

    要弹劾卞修永明哲保身,要弹劾王笑、卢正初蛊惑陛下,还要弹劾陛下独断专行……

    “卢阁老留下,其它人都退下吧。”延光帝挥了挥手,还向王芳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王芳一愣,随着延光帝的目光看去,只见到陈圆圆那婷婷袅袅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位老太监便点了点头,向延光帝示意道:老奴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老奴这个东厂提督上位的第一件事,便是为陛下将这女子留在宫中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每个走出去的人心中所想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邓景荣回味着皇宫一夜游的激动;薛高贤暗自庆幸;钱承运松了一口气;梅景胜心如槁木……

    王笑走在最后,心中有些放松,又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终于算是救出了大哥,还顺随见识了这楚朝的高官与皇帝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也该结束这充实的一天,接下来过自己的小日子,做好去江南的计划……

    但唯有一件事让他有些难以放下。

    走在他身前领路的小太监一只脚已跨过了门槛。

    王笑却忽然转过身,有些决然地,向皇帝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才刚从麻烦里走出去,也知道自己一旦再回头可能会面对更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但,他就是没办法就这样走掉。

    “陛下,草民还有一事。”王笑道,脸上极有些郑重。

    延光帝与卢正初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延光帝皱了皱眉,低声训叱道:“你能有什么事?莫不是想见淳宁?年轻人不要毛毛燥燥的,急什么急……”

    王笑颇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他整理着语言,开口道:“草民昨天在刑部大牢里遇到一个人,名叫傅青主,他说山西现在有一场大鼠疫。我觉得我们应该重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卢正初与延光帝对望了一眼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卢正初叹道:“大灾之后往往有瘟疫,这也是无奈之事。”

    王笑有些激动,道:“但这场鼠疫不一样的啊,要是不防治,可能……会死很多很多很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卢正初正色道:“你闭嘴!若不想如傅青主一样被关起来,你管好自己的嘴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!”

    王笑的目光在卢正初与延光帝脸上来回看了看,有些迷茫起来,喃喃道:“你们都知道?你们也都相信?那为什么不防治起来?!如果任其发展,真的会死很多很多人……甚至这京城……”

    延光帝下意识地挥了挥手,显得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王笑见了他的动作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延光帝缓缓坐了下来,倚着榻,闭上眼,叹道:“卢次辅,你与他说吧,让他管好自己的嘴。”

    王笑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看他们的样子,显然都是知道这件事的,那还有什么好讨论的?

    卢正初沉吟了一会,向王笑缓缓说道:“傅青主,老夫这次也见了,也知道山西的情况。然而这件事,难得郑首辅、左阁老与老夫意见都一致……总而言之,朝庭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王笑茫然道:“为什么?朝庭应该防治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卢正初反问了一句,脸上浮起自嘲的笑容来,“陛下与老夫竟与你坐谈如此浅显的问题,你好大的脸面。老夫问你,如何防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要……”王笑说着,自己也是愣了一下,才想到现在毕竟不同于自己原来所处的时代,许多方法在这个封建皇朝里是行不通的,于是许多话又被他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考虑了一会,酝酿着说道:“我们可以将有瘟疫的区域封锁起来,冻结人口的流动,甄别人群,然后集中大夫去救治。还有很多小办法,焚烧尸体、保持卫生、灭鼠拔源……这些细则我会回去想一想,总结出来写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